凸显发展内涵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市政协十三

凸显发展内涵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市政协十三
2019-03-14 19:24 未知 编辑:admin

  坚持城市建设重心和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向郊区倾斜,促进农村进步、农业升级、农民发展,努力让乡村成为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亮点和美丽上海的底色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期间,围绕上海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大力实施“美丽家园”“绿色田园”“幸福乐园”工程,政协委员们积极建言。

  加快镇村规划编制,有序推进农民相对集中居住;深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加强乡村风貌保护和引导等,委员们的话题紧扣美丽乡村建设。

  “在城乡建设快速推进形势下,进一步优化农村空间布局,推进农民集中居住势在必行。”市政协委员、金山区政协主席王美新进而分析,农民集中居住将涉及跨村归并、进镇上楼、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闲置宅基地退出、个人新建(翻建)房屋资格认定、宅基地产权登记发证标准等政策,除居住房屋工程外,还包括道路、供水、排水、供电、电信等基础设施配套建设,“这是仅靠区、镇两级财政无法持续推进的”。她建议,市级相关部门加快研究、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参考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进行补贴。

  “在规划和建设过程中,将乡村的形态规划得优美一些,各具特色。”市政协委员、闵行区政协主席祝学军建议,在美丽乡村建设中设计一些新江南建筑风格、新海派民居等。“要注重乡村基因的传承。”市政协委员、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瞿秋平希望,在美丽乡村建设中,保留江南水乡炊烟袅袅等传统乡村基因。

  市政协、国家电网华东分部顾问李卫东认为,应引导农民从零星分散向环境优美、设施配套功能齐全的新型社区集中,并提供城乡一体化的基础设施和均等化的公共服务。同时,加强对古村落、古民居和古建筑的保护与开发利用,实现历史与文化、传统与现代的有机结合,把农村打造成“宜居宜业宜游”的幸福家园。并对自然村采取类似“河长制”的管理方式,科学划定管理片区,建立有效的农村环保管理机制。

  “美丽乡村缺乏人文内涵的匹配,自然环境与人文建设缺少互动互补,从长期来说,不利于带动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的可持续性开展。”市政协委员、市总商会副会长方加亮建议,积极鼓励引进文化创意产业、设计创意产业等充实美丽乡村建设,实现人文与自然的相生相益,希望“因地制宜地出台相应的政策支持”。

  着力发展都市现代绿色农业,调整优化农业结构,增加优质绿色农产品生产,加快培育农产品知名品牌;强化农业科技创新和技术推广应用;积极构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加快培育农业龙头企业;大力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积极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等,委员们的关注聚焦农业提质增效。

  “目前,上海农业发展的主要矛盾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相对落后的农业科学技术与提升国际大都市综合实力的矛盾,二是农业环境污染与城市生态需求的矛盾,三是乡村农业远远落后于其他产业且发展不平衡的矛盾。”市政协委员、市农业生物基因中心首席科学家罗利军认为,正确认识与处理好这三个主要矛盾,是做强农业、实现乡村振兴的关键。他建议,重新定位上海农业发展方向,“农业高新技术和城市生态环境应成为上海农业最主要的产品,是上海农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建设上海“农业科创园、城乡生态带、系统综合体和绿色产业链”,实现上海农业转型升级和健康发展。

  “乡村振兴产业先行,要以产业融合为切入点,推动城乡一体化融合发展。”市政协委员、审计署驻沪特派办特派员鲍朔望的建议是:以“自动化+农业”,发展高科技水平农村。扶持相关科技企业对农业自动化的研究,提升乡村农业的科技化水平和生产效率。以“互联网+农业”,发展高净值产业农村。运用互联网技术加大对乡村农业品牌的宣传,根据市场需求进行精准化生产。以“第三产业+农业”,发展高品质服务农村。发展农村特色金融,创新传统观光类旅游,增强民众对乡村的亲近感,形成独具特色的乡村养老。

  市政协委员、上海自在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梅雁航分析了目前都市绿色农产品市场发展面临的现状和问题,只有绿色农产品而没有有效的市场、保障型农业发展导向不利于激发农民从事绿色农业的自发性等,“需要加强要素与要素配置机制建设”。他建议,培育发展绿色农业龙头企业,带动农民增收、生态改善;探索要素市场化、生产标准化、品牌化建设,形成绿色农业的市场化交易标准体系;完善保险+银行政策,激活农业生产要素,推动政策性银行为绿色农业发展提供更多资金支持。

  市政协委员、上海黄金交易所副总经理宋钰勤认为,上海农业有很大的市场发展空间,目前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要引导金融服务推动城乡融合发展。他建议,提高资产配置,盘活资产质量;商业银行要把金融产品和农产品结合起来;要运用保险和期货等金融产品为乡村振兴服务。

  崇明生态岛建设与农业发展密不可分,引起不少政协委员的特别关注。“在崇明建立以农业科技、农业装备制造、农业互联网技术、高科技农业培训等提高种植养殖效率为目标的农业科技基金小镇”,这是市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科学研究院教授陈沈良的建言,他期待相关部门深入研究以风投和研发相结合的产业孵化方案,在崇明农业科技基金小镇集聚一批具备各农业领域专业背景的投资和研究机构,进而吸引全球农科型企业在崇明落户,最终实现高效益的产品与服务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质量。

  在整个国际市场天然香料上,上海占有重要的地位。全国各地有香精香料种植基地16家,这些基地过去与上海有着良好的合作,崇明岛也有几处天然香料基地,“目前这些基地基本荒废,而全世界对于天然香料需求很大”,市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芳香植物研发中心主任姚蕾认为,应在崇明岛恢复天然香料基地,并不断扩大规模,“争取建成全国天然香料集成基地”。她建议,在崇明岛建设高端农业交易平台,展示国内外各种具有高附加值的农作物栽培和生长状态,品种除粮食、蔬果外,还应包括长三角地区特有的经济作物种类,如芳香植物、观赏性植物、园林植物、药用植物等。

  深化镇级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实施培训就业计划,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发展民生事业,推进农民美好生活提升行动等,委员们的目光对标农民持续增收。

  “实现乡村振兴战略,农民增收是核心,只有钱袋子真正鼓起来了,农民才有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市政协委员、奉贤区政协主席陈勇章和市政协委员、奉贤区政协顾德平认为,要把农民收入作为衡量乡村振兴的重要指标,强化动态监测,为制定农民增收政策提供依据。他们建议,加强顶层设计,切实落实“三农”政策,如制定出台农业人才、农业合作社等方面的扶持政策;完善涉农政策,持续加大惠农富农力度,如在市级层面上设立“农民增收专项资金”和“农业生态补偿基金”,用于生态补偿、项目投资、增收服务等;拓宽创业渠道,进一步增加农民就业收入,如引导各路社会“创客”、创新资源进入农村,并鼓励农村本土人才返乡创业;激发农村活力,真正实现农村美农民富,如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增加农民股权收入等。

  市政协委员、普陀区政协主席钱城乡认为,相关职能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应充分考虑农民的利益,保障他们有稳定增长的财产性收入。市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认为,在理念上,要把人的振兴、农民致富作为乡村振兴的核心,提升广大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他建议,一手抓好职业农民培育,另一手抓好加快推进农业转移人口职业化。

  “乡村振兴迫切需要复合型人才,但很难觅。”市政协委员、上海瀛久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慧华提出的,是关于“新农人”培养的建言。她希望,在国家“三农”战略引领下,聚集上海乡村产业振兴,尽快拟定出台相关配套政策举措,如乡村优秀人才引进政策、乡村新农校培训计划、乡村双创财税优惠政策、乡村创业孵化器建设等。她建议,设立“新农人创新人才计划”,鼓励优秀人才返乡扎根农村;上海率先成立新时代的新农校,培养基础性人才,让更多跨界的、对农业有兴趣的、愿意扎根农村的精英人才加入农村建设的队伍;考虑乡村创业兴业的特点,可参考高新技术领域某些政策,给予特殊的政策优惠,吸引人才、资金下乡;大力发展乡村创业兴业孵化器,打造供人才成长的平台。比如以现代农业双创空间作为新农人孵化基地和产学研实践基地,探索实现以农业一产为基础,与二产和三产的融合,并以点带片,培养适应新时代的职业农民及管理人才等。